双子塔首页

返回首页 微信
微信
手机版
手机版

史湘云在史家受到的刁难,到底是无病呻吟,还是确有其事?_庄和闲

2020-06-17 新闻来源:双子塔首页 围观:95
电脑广告
手机广告
【闲和庄首页】【闲和庄首页】【庄闲和规则】

今天我们来聊一个有趣的话题:史湘云在史家受到的刁难到底是真的,照样假的?

为何要谈论这个问题,实在有拨乱反正的意思,由于笔者观察到,现在市面上许多论者在剖析史湘云的时刻,都会用“无病呻吟”这个词语来形容史湘云,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史湘云在史家的劳动量问题!

我们都知道,史湘云“襁褓之中怙恃违”,从小怙恃双亡,以是只能随着叔叔婶婶一起生涯,而且由于史家的经济一直在走下坡路,以致于史家的娘儿们都得亲自做女红针线,舍不得花钱请外面的女红职员来干。

但有相当一部分论者撰文指出:史湘云并没有那么辛劳,史家的针线活又不是针对史湘云一个人而言的,史家的娘儿们所有都要着手,怎么能说史湘云辛劳呢?甚至有论者以此为论据,验证史湘云是个“心机婊”,吃不得一点苦,在史家干点活,就到贾家去埋怨,真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!

可事实真的云云吗?笔者着实不敢苟同,史湘云在史家要做针线活这件事,是薛宝钗发现的,详细是在第32回,我们且看原文是若何说的:

宝钗道:“我近来看云丫头神情,再风里言、风里语的听起来,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。他们家嫌用度大,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,差不多点器械都是她们娘儿们着手。为什么这几回来了,她和我说话儿,见没人在跟前,她就说家里累得很。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话,她就连眼圈也红了,口里含含糊糊,待说不说的。”――第32回

包罗以上“史家的活不是史湘云一个人干,史家的娘儿们都是一样的”的论点,也都是出自此处,但以此贸然得出史湘云矫情,干点活就埋怨,未免太武断了。

【庄闲和规则】【庄和闲】【闲和庄首页】

我们细细品味宝钗的这番话,实在重点并不在干活上,而是史湘云在史家的职位,好比这一句“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也作不得主”,以及“她就说家里累得很......就连眼圈也红了”,这些才是人人应该注重的重点。

史家的针线活确实是史家娘儿们一起做,但这一点无可辩驳,但问题在于史湘云在史家的处境很艰难,她从小没有怙恃,叔叔婶婶虽然也是亲人,但到底不是亲生怙恃,因此从未受过父爱、母爱的滋润,这也注释了厥后宝钗在生涯上体贴史湘云,史湘云便一心认定宝钗,并称“我要有宝姐姐这么个亲姐姐,没有怙恃也无碍”的征象,再如厥后,史湘云死活要搬进蘅芜苑,随着薛宝钗一起生涯,也是一样的原理。

史湘云太伶仃,太缺爱了,宝钗只是在生涯上稍微体贴照顾了下她,她便要认宝钗当亲姐姐!

继续说史湘云在史家的处境,活儿确实是人人一起干,但史湘云应该在史家受到了不公正的看待,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宝钗的那句“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也做不得主”,一个堂堂史家小姐,却没有被匹配响应的权力,以致于任人宰割,史家人说什么,湘云便如牵线木偶一样平常听话,活儿是人人一起干,但史家婶婶是否会承袭私见,给史湘云增添工作量呢?笔者认为是很有可能的!

史湘云是个什么人,书中说她“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”,从小失去怙恃,但却能承袭天生的乐观心态,活得嘻嘻哈哈,在贾府,她偷穿宝玉的衣裳、跟贾宝玉一起烧烤鹿肉来吃、喝醉了窝在石头上就睡着了,她干了若干天真烂漫之事,可一提起史家,她便眼圈一红,几欲流泪,可见她在史家经受了怎样的刁难!

这份刁难,除了工作量的缘故原由,更多恐怕是心理上的压力,从小无父无母,没人真正疼爱她,她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,没人知道。

《红楼梦》第五回,史湘云的判曲《乐中悲》首句即是“襁褓中,怙恃叹双亡。纵居那绮罗丛,谁知娇养?”曹公此处已经说得很明了了,湘云处在琦罗美丽的史家,可从来没享受过娇生惯养的待遇,甚至在史家未受到公正的待遇,这亦是史湘云在史家经受折磨和刁难的一个直接证明,以此莫要再说史湘云无病呻吟、故作矫情、不知感恩,照样那句话:未经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

【庄闲和技巧】【庄闲和技巧】【庄闲和技巧】孟浩然最失意的时候,写了一首最得意的诗,却因之断送了前程
文章底部电脑广告
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文章